省思过往,向阳而生,这部剧里有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勇敢实践

“找演员不是一种什么本领,只是要把人物代入进去,自己要沉浸进去,才能找对。”唐丽君道。 此外,主角的家中也隐藏着许多美术团队在极其细微处的用心:欧阳严严一年200多张机...


“找演员不是一种什么本领,只是要把人物代入进去,自己要沉浸进去,才能找对。”唐丽君道。

此外,主角的家中也隐藏着许多美术团队在极其细微处的用心:欧阳严严一年200多张机票上的名字及飞往的不同地方,几百盘编播带的命名……唐丽君笑称,有的地方大概就一秒镜头,有的甚至拍不到。

剧中的三个发小、三种境遇、三个家庭,既具有代表性,也是时代的产物。

但在唐丽君看来,婚姻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由于夫妻双方原本的问题。曾经她在电台做深夜情感类节目主持人时,从晚上12点到早上6点,大部分的听众来电所讲述的问题,都是因为琐事引发的夫妻吵架。

在剧本策划阶段,不仅是编剧,还有编审及剧本顾问团的每一个人都在把自己生活里的桥段贡献出来,变成剧本里的一部分。唐丽君笑称,将来等播出时,剧组里的人甚至都可以来“认领”自己所提供的故事。

对于相对特殊的人物关系设置,唐丽君表示,这样的情况在生活中并不少见,尤其在网络时代,虽然交流更加便利,但人与人之间真正的相处和沟通却是不够的。

事实上,还在拍摄时,一众主创人员已经被发小三人的故事所感染。就像唐丽君本人,便不自觉地去联系了学生时代的老师,要筹备一个同学会。从此之后,只要有老同学聚会,她一定抽空参加。

此外,剧组中许多“90后”,甚至“95后”的年轻人,会在休息时打电话给家里的老人,要在剧组放假的时候去探望他们。

由唐丽君担任制作人,梦继担任导演,王芸等编剧,蒋欣、李光洁领衔主演,郭京飞领衔特别出演,刘孜、刘佩琦、钱芳等实力派演员主演的《遇见幸福》,将镜头聚焦在一群“中生代”身上,讲述了三代人的婚姻家庭故事。

虽然主创们在最大程度上为角色营造出一个真实的生活空间,但唐丽君认为,戏剧有着必须要遵循的规律。“戏剧是从生活中提炼的,它来自生活,也必须高于生活。”

或许是因为如此,《遇见幸福》中的日常段落并不令人感到絮叨,有了一种能带观众入戏的感染力。

“幸福”来自于时代、陪伴和事业

在情节推进上,《遇见幸福》采取了一种更自然的表现方式。“有些角色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唐丽君道,“但正是通过生活的琐事,还有细节,我们能把两个人勾连起来。”

因此,这些日常“琐事”是否足够真实,道具和剧情的细节上是否足够还原,这也成了操作《遇见幸福》的难点之一。

“有些细节的东西可能根本用不上,甚至就是一句台词。“唐丽君道,”但我们都得去走访,让一切都有出处。“

“现实主义”要做出差异化,还要做得真

许多观众印象中的献礼剧,或是有关家国天下的宏大叙事,或是关于军队战争的热血题材,或是讲述社会建设的艰苦奋斗。在此之中,即将于8月26日在湖南卫视播出的《遇见幸福》,把家国情怀融入柴米油盐,也因此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气质。

人与人的亲密关系始终是贯穿全剧的主题。甄开放、欧阳严严、萧晴三人虽说是发小,澳门金沙网上娱乐但多年后再见却似乎已成路人。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靠谱的网赌平台三人关系会如何发展, 真人网上官网这两个问题悬在剧情的推进之中, 澳门皇冠现金也让这部剧更令人兴趣盎然。

“我们觉得市场上可能缺这样的一部作品。”唐丽君表示。“越是这个时候,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大家越是需要温暖的作品。”

“只有你经历过了,才会发现自己喜欢的是什么。”唐丽君道。在三个角色中,她经常会把自己对标到剧中的甄开放身上,她们同样有在媒体从事的经验,同样是一个母亲,也同样经历了身份和职业的转化,外界的挑战,以及对理想的坚持。

“我觉得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东西,我们要能看得到,要能感受得到。”唐丽君道。她也透露,近期她经常去农村采风探访,一方面是做公益,一方面,也是在筹备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剧目。

正是在这样多重的压力与迷惘中,这群“中生代”停下了忙碌的脚步,开始回望自己的过去,并思索着不一样的未来。

真实感一向是现实主义创作的难点,如今的观众对此的敏感度也非常高,但凡有些悬浮感,接受度便会大打折扣。

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成长,这群“中生代”经历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在成为社会中流砥柱的同时,他们面对着琐碎生活中的无数困境:上有老下有小,物质压力不小;精神上,也出现了许多困惑。

最后一层“幸福”,唐丽君认为是事业给予的。“事业”所指的并不是年薪或地位,更多的是一份对自己“初心”的回归,以及为了实现“做自己最喜欢的职业”这一理想,博彩电子游艺平台而进行的努力。

剧中,每一个人与别人的关系都是在发展和变化的,在情节设置上,也有着许多“反转”的剧情。三个人为何走散又如何聚首?三人间的友谊又会经历怎样的考验?

“现在不能剧透。”她笑称,“但这三人关系的变化,会非常有意思。”

与旧时好友见面的感觉也令唐丽君找回了一种难得的放松感。“以前的感情都是那么纯粹,见了面之后,觉得工作当中有什么烦恼,生活当中有什么困难,也都能放下了。”

电视剧要动人,更要引人深思

虽然十几年前,当唐丽君还在东方电视台工作时,她已经参与过许多部现实主义作品的制作。然而,切切实实地从头开始,完整地操盘一个现实主义影视项目,《遇见幸福》还是第一次。

“自媒体时代跟以前不一样。”她表示,“所以在我们能力范围内,能够去推敲细节的地方,我们都不放过。”一个“真”字,也是剧集最希望传递给观众的观剧体验。

在21日发布的预告片中,画外音中一句“我们身处在这个时代,我们要珍惜当下。”可谓是对片名《遇见幸福》中“幸福”二字的最好诠释。

因此,编剧团队做了大量的资料收集。比如甄开放的购物台女编导身份,在这一职业背景背后,电视台的体制如何,节目制作的流程如何……所有的细节,团队都进行了考察与推敲,并聘请了专业顾问。

没有漫天狗血,没有一地鸡毛,观众似乎能在剧中的角色身上看见自己的困惑,体会自己的缺失,却也在审视自己的过程中,体会成长的喜悦。

如果说第一层幸福感来自时代,那么第二层则来自于与身边的亲人、爱人、朋友的相处和接触。

除此之外,似乎与陷入生活泥沼的三人不同,优秀的“不婚主义者”司问渠(李光洁饰)也在不知不觉中,介入了发小三人的圈子里。他与单亲妈妈甄开放之间的感情线,也为“幸福”二字提供更丰富的定义。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唐丽君希望剧作的主题不仅是三个家庭之间的矛盾,更是“中生代”人士如何找回自己的初心,并反思与父母、与子女、甚至与朋友相处模式的过程。在这一“反思”的基础上,他们得以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以一个全新的姿态面向未来。

在编剧王芸的团队提供了最初的剧本后,主创团队一同在剧本上进行加工,并在外界的巨大压力下,确定了要做一部“温暖的”现实主义作品,

因此,这两位女性在婚姻中面对的不是戏剧化的“外敌”,而是由家庭内部生发出的“内患”。从这样的视角去探讨婚姻,以及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或许也能让观众有不一样的解读。

物质生活提高以后,人们在精神层面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而直面这些矛盾,解决矛盾,既是个体民众所需要的,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方式。

剧中的三位发小,甄开放(蒋欣饰)、欧阳严严(郭京飞饰)、萧晴(刘孜饰)三人经历的,正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发展迅猛的三十年。三人虽然各自的发展道路不同,却也都找到了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和事业。与他们的父辈相比,这一代人所处的大环境,更加安全、稳定、便利。

在多年的拼搏之后,我们如今得到的是什么,过去失去了什么,未来又想得到什么,又该选择怎样的路……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需要人们从自己身上去寻找。《遇见幸福》的省思,正是时下的文艺作品中该当体现的。

甄开放从内向的“丑小鸭”,变成了媒体女强人;原本是“公主”的萧晴,人到中年却越来越“势利”。剧中的两个主要女性角色看似截然不同,却都有着“母亲”这一个共同的身份,以及一段不太顺利的婚姻。

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遇见幸福》都和其他现实主义作品有些不太一样。而这种差异化,正是吸引唐丽君的地方。

“如果能够给观众带来同样的思考,就更好了。”唐丽君说道。

司问渠和欧阳严严两个男性角色同样十分有特点。据唐丽君介绍,司问渠一角,从一开始就挑中了李光洁。一方面,他的外表很能让观众相信,司问渠就是一位年轻有为的机长;另一方面,李光洁私下对生活品质的注重,与司问渠这个角色的特性非常贴合。

在当下的国产电视剧中,直笔描绘中生代职业女性生活与感情的作品并不多,去探讨婚姻问题的也就更少。早在拍摄时,主创就有意规避掉了“小三”这个话题,而这一点在以往对婚姻生活的描写中,几乎会成为夫妻感情破裂的主因。

饰演欧阳严严的郭京飞也是如此。在《龙门镖局》里,唐丽君看到了他具有张力的表演,自如的表演,高质量的即兴发挥,也让欧阳严严这个人物更为真实。剧中郭京飞唱了一首《海草曲》,剧组也是花了大价钱买下音乐版权,来保证最后的呈现效果。

在谈到“献礼剧”这样一个新的身份时,唐丽君笑称,这部剧“可能是有点特别”。自然,这部剧的确有能够入选为“献礼剧”的价值所在。就像在23日的媒体看片会后,新华社记者评论的一样:这部剧当中有真正的中国当代都市感,还有个性化的群像表达。

,,

相关文章